主页 > R辉生活 >你的名字不是你的?焦糖哥哥商标案的核心价值是人格权 >

你的名字不是你的?焦糖哥哥商标案的核心价值是人格权

2020-06-18


你的名字不是你的?焦糖哥哥商标案的核心价值是人格权

三週前,焦糖哥哥商标事件沸沸扬扬,于 FB、YouTube、PTT、新闻台出现各方论述。但至今除焦糖哥哥自己一再强调他的姓名权属于人格权应优先于商标权受保障之外,仍未看到其他学者专家对于「人格权」与「商标权」发生冲突时该如何评价有类似的主张,不免令人诧异,台湾的律师界、智财界,对于宪法的人权保障,何以如此淡然?

先让我们回顾,三週前发生的事。

富邦 momo 亲子台(优视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的儿童频道)自今年 5 月 8 日寄发存证信函,指控焦糖哥哥陈嘉行侵害「焦糖哥哥」商标权以来,迄今三个多礼拜,迟迟未提出刑事告诉及民事请求损害赔偿。

据悉,陈嘉行并未神隐,从其脸书动态可以看出,他日日在自己经营的餐厅顾店,应该很容易找得到他,但优视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却未曾与他联繫,双方至今尚未会面。一家大企业的法务部门,主张「被侵权」之后,居然船过水无痕、安安静静、彷彿一切未发生,岂不耐人寻味?

当初 momo 亲子台在存证信函里,严词厉声要求「函到 5 日内出面商议赔偿事宜」。结果在 5 日内,该台被火辣打脸,得到了被申请「废止商标」的回应,意即,该台申请延展十年的「焦糖哥哥」商标一併遭到陈嘉行的废止申请。

陈嘉行表示,由于已过异议、评定商标的期限,故其废止理由是商标法第 63 条第 1 项第 2 款的 3 年未使用。

实际上,陈嘉行以 3 年未使用来废止富邦 momo 亲子台的「焦糖哥哥」商标只能算是插曲,我们仍要探究艺人与艺名之间的关係,才能够见树也见林。

陈嘉行在出道试镜时,为自己取了「焦糖哥哥」这一个艺名,时间点早于被注册商标的注册时点,而艺人与艺名本是一体,艺名之于艺人,可享有民法上姓名权(人格权)的保障,具有完整性、不可分割性、不可转移性、不可抛弃性及不可侵害性,亦受到商标法第 30 条第 1 项第 13 款,以及第 36 条第 1 项第 1 款之保护。

姓名是个人之标誌及与他人区别之表徵,依据民法的立法理由,「姓名权」是公民依法享有的决定、使用、变更自己的姓名并要求他人尊重自己姓名的一种「人格权」。从法律特徵来说,姓名权的主体是「人」(陈嘉行),客体是「人」对「自己人格」的文字标识的专有权,不仅包括身份证登记姓名,而且也包括笔名、艺名、别名等,具有排他性,他人不得随意享有、使用。当陈嘉行为自己取了「焦糖哥哥」艺名,他就是这个艺名的「权利人」,他可以使用此艺名来表示自己,他依法拥有这个艺名的「姓名权」,受到民法第 19 条的保护,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冒用他的艺名。

姓名权为人格权之一种,人之姓名为其人格之表现,为宪法第 22 条所保障。

那什幺是人格权?

民法第 18 条第 2 项、第 19 条、第 195 条第1项前段分别定有明文。不法侵害他人之身体、健康、名誉、自由、信用、隐私、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节重大者,被害人虽非财产上之损害,亦得请求赔偿相当之金额。

人格权之保障即人性尊严之维护,德国基本法开宗明义地在第一条第一项即揭示:「人性尊严不可侵犯。尊重及保护人性尊严为所有国家权力之义务。」由此可知,人性尊严之保障乃立于整部宪法之尖端,而为基本权理念之发轫。在我国宪法,人格权是宪法保障「其他自由权利」的範围,是宪法第 22 条保障的人民基本权利(fundamental right),所以不可侵犯。

当「商标权」与「人格权」发生冲突时,出声评论的智财律师一面倒,只看到了可被交易的、非专属权的「无体财产权」,如何被侵害的各种可能与推论。至于,不可被交易的、与权利主体结合不可分的、专属权的「人格权」遭受侵害,根本无人讨论。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房间里的大象),在英文指的是「一个明明摆在眼前、大家却不愿正视的问题」。

你的名字不是你的?焦糖哥哥商标案的核心价值是人格权

但没有人的存在,哪里来的附属利益?商标使用他人之姓名只是利用姓名权的财产利益,不能跟使用姓名来表彰个人人身独特性时是属于人格权的核心价值这种情形相比。

以宪法来看,宪法赋予人民基本权利,其存在之功能,涵盖了客观价值秩序(objective Wertentscheidung),其重心在于「人性尊严」与「人格权」的保护。人权的不可侵犯性,须被宪法义无反顾地保护。

从民法来看,人格权是民法所保护的主要权利中的一种,人是权利的主体,人格权是一种概括的名称,凡是维护人之所以为人的资格必要的权利,都包括在内。民法第 18 条:「人格权受侵害时,得请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时,得请求防止之。」以及「前项情形,以法律有特别规定者为限,得请求损害赔偿或慰抚金。」

姓名权做为人格权,遭受侵害时不一定会造成名誉的损害,但人格的完整性必然受到破坏,所以只要姓名权受侵害,即得依照民法第 19 条请求除去侵害(如禁止使用),不以侵害人有故意过失为要件。

现行商标法第 30 条第一项第 13 款规定,「有他人之肖像或着名之姓名、艺名、笔名、字号者。但经其同意申请注册者,不在此限。」可见得商标法也认为人格权应优先于财产权,否则商标法也不会规定违反时可以透过异议和评定来予以撤销。虽然同条但书有得到他人同意时例外允许使用他人姓名或艺名做为商标的规定,但审究其目的,并不表示只要得到他人同意就可侵犯他人姓名权,因为这时该商标利用到的只是由姓名权衍生的「姓名使用权」,这种使用权经由徵询「姓名权利人」的同意并授权许可範围后,是可以转让他人使用,援此获致商业价值、经济利益,例如运动明星的同名商品,与用姓名表彰身分独特性的情形并不相同,也无法推导出商标权这一财产权可以优先于姓名权的结论。

你的名字不是你的?焦糖哥哥商标案的核心价值是人格权

就焦糖哥哥这一个实例来说,当亲子台要注册□□哥哥、○○姊姊的艺名为商标,由于职场权力完全倾斜于公司一方,居于权力弱势的哥哥、姊姊只能点头签署同意书,否则就会丧失合作机会;更坏的情况是,他们在不知情的状态下(人格权)就被侵害;意即,未被徵询、未许可同意,他们的艺名就被公司逕行注册为商标,甚至双方结束合作关係之后,商标还在未经过他们同意的情形下被公司延展 10 年。

你的名字不是你的?焦糖哥哥商标案的核心价值是人格权

由此可知,商标法明定的异议 3 个月、评定 5 年的法律时效规定,与现实职场状况完全脱节,让异议商标、评定商标,在以「艺名」作为商标时,徒具保护形式而毫无实质保护效能。

即使哥哥、姊姊身为利害关係人,认为该商标的注册影响自己的权益,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当哥哥、姊姊脱离公司的监督与控制后想维护自己的姓名权时,往往早已过了申请异议 3 个月、申请评定 5 年的法律时效,而无司法救济管道。这是不对等的商业合作模式,更是违反了公平原则与诚信原则。

西元 1928 年《伯恩公约》增订第 6 条之 2 第 1 项,明揭着作人格权(moral right)係一种独立于着作人经济权能以外,并不因着作人移转其着作财产权而受影响之权利。依此权利,着作人得享有姓名表示权,并有权反对他人歪曲、割裂、窜改,或其他足以损害其名誉、声望之丑化行为 ;此为着作人格权首次为国际条约所承认。由此可知,在主张智慧财产权的同时,仍须重视人格权的优先价值。

西元 1948 年 12 月 10 日,联合国大会在法国巴黎夏乐宫通过的一份旨在维护人类基本权利的文献《世界人权宣言》。人权的保障是普世价值,人格权的重视是与日俱增。

「法官不是以保障人权为天职?那法官要来干什幺?」这是汤德宗大法官在司法官训练所,之前帮新的法官上课,每次引述宪法第 8 条时,他一定会强调的重点,提醒法官「维护人权」的使命与决心!

国家有义务依照立宪主义「人性尊严」的保障,划定客观价值秩序的範畴;国家有义务设计及定位出人权保障、制度保障的核心领域为何,以及提供正当法律程序的保障。

你的名字不是你的?焦糖哥哥商标案的核心价值是人格权

以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 486 号为例,「商标法第 37 条商标图样有其他团体之名称者,应得其承诺始得注册之规定,是否违宪?」一案,大法官对于自然人及法人以外「其他无权利能力之团体」,仍在「一定限度内」保护该团体之姓名权,「举轻以明重」,一般未申请社团法人的协会,尚且被大法官认为必须保障姓名权,更何况身为姓名权利人的活生生艺人,他主张艺名的姓名权当然更应该受到保障,岂可因为商标权这种财产权的限制而丧失了行使姓名权的权利。

更何况,商标法异议和评定的期限过后,姓名权利人只是不能撤销该商标而已,商标法有规定该姓名权利人从此不能主张他的姓名吗?若果真有,我们更应该思考,商标法这样的规定是否已经违反宪法对于人性尊严的保障!

宪法保障之权利或法律上之利益受侵害者,其主体均得依法请求救济,但陈嘉行却因为异议与评定期限经过而无法获得权利救济,商标法这种未顾及到劳雇关係处于不公平地位的规定,有符合宪法保障姓名权的意旨吗?

我们能接受,一个人以他的财产权去侵害另一个人的人格权吗?

本文作者为刘世杰。

相关文章:

Momo亲子台发函「焦糖哥哥」名称侵权 陈嘉行拿法条直接打脸焦糖哥哥名称争议 Momo台寄存证信函槓陈嘉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