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辉生活 >【性别观察】日本「死后离婚」,执子之手,不与子偕老 >

【性别观察】日本「死后离婚」,执子之手,不与子偕老

2020-06-13


性别观察谈日本的「死后离婚」,那句「生是我家的媳妇,死是我家的鬼」之所以可怕,因其体现了母职与妻职的无限上纲。

扭开电视,看见电视台巴拉巴拉的说,日本近期盛行「姻族関係终了届」,意思是透过申请死后离婚,终止民法上与配偶血亲的姻亲关係,不需履行扶养公婆的「义务」了。

【性别观察】日本「死后离婚」,执子之手,不与子偕老
(图片来源:NHK 新闻画面截图)

电视台访问了几位日本妇女,她们脸部打上马赛克,语气释然,歎了几口长长的气,这幺说着,「实在太好了,终于可以喘口气,我们可以自由了。」也有几位日本长辈听到消息,忿忿地说,「都是结婚的人了,这样过河拆桥,未免太小心眼。」

结婚啊,不只是跟伴侣建立亲密关係的一纸合约,更是原生家庭与婚生家庭的长年磨合,从一口子再到一家子,所有的义务与责任都攀了上来,我们一时之间也忘了问,是谁在扛着?

死后离婚,是什幺样的体验?背后反应了什幺需求,以及什幺样的结构问题?

我曾执子之手,不愿与子偕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听来浪漫,基本上也体现了结婚的契约规範,我们承诺要照护彼此,岁月经过也不离不弃。永恆一词,在浪漫爱解读之外,实则约束了更多的义务。

比方说,不离不弃的限度是什幺?照护彼此的範围是多少?我们也要问,此时此刻的相爱,能够持续到多远的未来?

【性别观察】日本「死后离婚」,执子之手,不与子偕老

根据日本官方数据统计,近年来选择「死后离婚」的女性急速增加。2010 年少于 2000 件,到了 2015 年已直逼 3000 件。关于「死后离婚」的讨论在日本正火热,律师开办相关讲座,电视节目热映,亦有专书讨论。

日本法律虽未明订「死后离婚」制度,但根据日本《民法》第 728 条第 2项,配偶一旦死亡,即可提出终结婚姻关係的申请——姻族关係终了届,断开与夫家的连结,同时仍保有死后遗产继承的权利。

在日本,一个家一个墓是潜规则的默契,昔日有媳妇暗自存钱替自己买墓,就为了死后不想继续同眠;今日有「死后离婚」的风潮盛行,告别姻亲关係,恢复原生家庭姓氏,他们要重启自己的第二人生。

死后离婚,是不以生死为界,允许亲密关係流动。也让我们继续问一个问题,为什幺申请死后离婚的全是女性?为什幺近几年申请死后离婚的女性加倍成长?从中我们可以看见什幺样的端倪?

无限上纲的妻职:生是我家的媳妇,死是我家的鬼

「丈夫外遇,我在家洗他的内衣内裤,还要承受公婆责备与叨念,『都是因为你不够努力,我儿子才会外遇』...」

「丈夫走后,除了要照护公婆,还要扶养小叔小姑,我在不知不觉中,被迫做了所有人的母亲...」

人妻纷纷现身说法,日剧《昼颜》里,更有这幺一句经典台词:「结婚就是用失去热情来换取安稳,过了三年,丈夫只会把妻子当成冰箱一样对待。打开就有吃的,坏了也不去维修。」

【性别观察】日本「死后离婚」,执子之手,不与子偕老
日剧《昼颜》

女人的劳务付出,是张罗家务,是照护婴孩,是定期扫家族的坟,也是替丈夫孝养双亲。女性的劳动,不只在家庭,更体现于家族。母职以「母爱」称讚无限上纲,妻职则以「不孝」威胁架在女人脖子上,女人在家族里获得肯认的方式,于是很弔诡地,是透过无间断的劳务产出与情感劳动。(同场加映:性别观察:第一夫人与无薪娇妻,谁来买单我的情感劳动?)

所以,老一辈人口中这话才显得可怕,生是我家的媳妇,死是我家的鬼。亲爱的媳妇,你生时的劳动都是属于家族的,死后才算得上是家族的人,才被允许进同一个坟。

于是,丈夫死后,女人也想,我不要再是你的妻子了,我不要再做整个家族的媳妇了,我不要继续忍受这样单向透支的关係了。「死后离婚」名词的火热,背后是一个个早已衰竭无力的女人,要替其他人付出的人生划下句点。

兼顾一切的时间轴,女人要努力到什幺时候?

从另一个角度,离婚,是为了给已死去的关係新的养分,长出下一段的关係可能。死后离婚,是女人给自己人生的崭新想像,终于有一日,她是自己的首要排序,她应该优先替自己着想。

【性别观察】日本「死后离婚」,执子之手,不与子偕老

于是我们也不得不重新面对与检视「兼顾一切」的提问。兼顾一切有其时间性,过程如此动态,有时候我们如鱼得水,有时候我们死去活来;有时候我们一无所有,有时候我们富足地拥有;有时候我们全力冲刺,有时候我们放慢脚步。

死后离婚的制度设计,看见结构鬆脱女人长年劳动服务的循环,若家族因而愤慨与质疑「离家的女人」过河拆桥,也得放下愤怒问问自己,这些年头,自己是不是对这样的「免费人力」需索无度又视为理所当然?

离家的女人们,推开重重深锁的家门,门外春光明媚。当有一天,妻子不为家庭免费服务,媳妇不为家族情感劳动,人们才会带点疼痛地看见,原来是这幺一群女人,卖力地撑起家庭/家族结构的裂罅,让身处其中的人能稳固生长,出外打拼,追寻理想。

许多人从没想过,她们也有自己无人闻问的理想,也许在家庭,也许不是。

那幺你呢,你会想试试看死后离婚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