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伴生活 >从 Instagram 到 Dropbox,为什幺 AWS 正在失去大客户? >

从 Instagram 到 Dropbox,为什幺 AWS 正在失去大客户?

2020-06-17


从 Instagram 到 Dropbox,为什幺 AWS 正在失去大客户?

将 Amazon 的云端服务 AWS(Amazon Web Services)作为计算平台,按需使用其提供的计算能力,对于高速增长的新创公司来说,是一个节省时间、节省财务成本的选择。

正是这样的产品服务模式,催生了大批急遽成长的网路服务,Instagram 便是其中的一例。在 2012 年 4 月,Instagram 被 Facebook 10 亿美金收购时,用户规模接近 5,000 万,然而整个团队仅有 13 人, 5 名技术人员中,仅有两个半后端工程师。我们能够发现,Instagram 的用户数与工程师团队规模呈现出巨大的反差。Instagram 联合创始人 Mike Krieger 在「如何成为十亿美金公司」演讲中,将使用 Amazon 的云服务归结为用户规模暴涨但工程师团队并未出现明显成长的重要原因。然而,在被 Facebook 收购后,到今年春季,Instagram 上 2 亿用户的 200 亿张照片,已经从 AWS 迁移到 Facebook 自家的伺服器上。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资料迁移,一方面,Instagram 能够更容易地与 Facebook 资料中心内其他伺服进行交互;另外,Facebook 在内部建立了广泛的资料处理系统,进入到 Facebook 的资料中心,Instagram 能够从 Facebook 的「大数据处理能力」中获益。

当然,被大公司收购、用户数据迁移到母公司,只是创业公司脱离 AWS 平台的一种方式。Instagram 放弃使用 AWS,让 Amazon 损失了一位大客户。无线摄影机厂商 Dropcam,在被 Google 收购后,其提供的影片云端储存服务资料是否从 AWS 迁移,也受到了关注,特别是当 Google 和 Amazon 的云端服务在四月份开启了激烈的价格鏖战。

另外,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也是很多超级创业公司自建资料中心的重要原因。2011 年 7 月,Zynga 向 SEC 提交文件,预计投入高达 1.5 亿美元建立资料中心。对此,Zynga CTO Cadir Lee 的说法是,「一家伺服器提供商承担着我们游戏产生的绝大部分流量,而一旦伺服器发生问题,会影响我们的营运并对我们业务带来不良后果」。2011 年 4 月,AWS 曾突然出现服务中断,导致 Zynga 的用户无法登录部分的游戏。到 2011 年末,Zynga 已经将接近 80% 的日常活跃用户交付自有基础设施进行托管。

同时,在自建资料中心后,用户需求超出预期导致的托管费上升的问题,可以得到彻底解决。如果需求超过 Zynga 计划,则不得不向托管公司(Amazon)支付更多的费用,以寻求额外的临时资料空间。

AWS 大客户 Dropbox,也开始建立自有的资料中心。Gigaom 报导,Dropbox 正在将更多储存在 AWS 上的资料迁移到自己的资料中心上。目前,有 1 万台 Dropbox 伺服器负载原先存储在 Amazon EC2 上的资料。同时消息源称,截至年末,Dropbox 将使用 Amazon S3 和自有资料中心的混合云模式。

而 AWS 不断进行业务上的扩张,从专门的企业级云计算服务,到为每个企业员工提供专门的资料仓库,在成为 IBM、惠普以及戴尔等传统硬体厂商的竞争对手后,也开始入侵 Dropbox、Box 等新兴存储服务的领域。这在某种程度上,坚定了 Dropbox 等与 AWS 存在竞争关係的公司,渐渐脱离对 AWS 依赖的决心。

当然,与 Google、微软等云端服务提供商的价格战,也是影响到 AWS 业务收入的重要因素。今年三月,Google 宣布云端计算服务价格的大幅下调,Compute Engine 的价格下调 32%,App Engin e的价格下调 30%,DRA 存储服务价格下调至每月每 GB 0.2 美元,资料库服务 BigQuery 价格更是下降 85%。在 Google 宣布价格下调后,Amazon 也给出了回应,S3 存储服务价格平均下调 51%,EC2 计算服务下降 38%,资料库服务 RDS 下降 28%,而基于 Hadoop 的大数据服务 EMR,则是按照内容不同下降 27% 到 62% 不等。

然而,这样的价格下调,则直接反映在 Amazon 的第二季财报数据中。Amazon 财报中「Other」(包括 AWS、广告服务以及信用卡合作品牌收入)一项,出现了 3% 的季度下滑。在 Amazon 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CFO Thomas Szkutak 承认,第二季度出现了「大量的价格裁减」,根据服务类型价格下降幅度从 28%-51% 不等。

我们能够看到,对于 Amazon 来说,AWS 是一项增速飞快的业务,即使季度收入出现 3% 的下降,但相较去年同期还是增长了 38%。但同时,能够发现,相较以往,AWS 遇到了更加多的阻碍,包括与 Google、微软开启的价格战,以及 Dropbox、Instagram 等大客户的数据迁移,都对其业务的增长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




上一篇: 下一篇: